设为首页
分享到:
加入收藏
有识之士常在周易天地
QQ:139238028
周易天地-易学大家园!

相法要义

  相法内容很多,此节提个梗概,使初识者有个印象。古人云:大凡观人之相貌,先观骨骼,次看五行;量三停之长短,察面部之盈亏;观眉目之清秀,看神气之荣枯;取手足之厚薄,观须髮之疏密;看身材之长短,察五官之有成,六府之有就;取五岳之朝归,仓库之丰满;观阴阳之盛衰,看威仪之有无;辨形容之敦厚,观气色之喜滞,看体肤之细腻;观头之方圆、顶之平塌,骨之贵贱,骨肉之粗疏,气之短促,声之响亮,心田之好歹。左顾右盼,寻根揣本,俱依部位流年而推,骨骼形局而断。大抵不出如下七法。
   第一、观形察性:
   观形,形贵“整”,不在美丑。人的各个部分相互协调,相顾相称,端正庄重,即是好相。如果各个部分林林散散,相背相离,即不为好。若是清、奇、古、怪之相,则当细辨。察性,指观察人之禀赋、气质。内藏于心,性形于外,而言语、动作、习癖随发育之方向而为动作,其禀赋、气质明矣。古人有“十观”之法:
   一取威仪。如虎下山,百兽自惊;如鹰升腾,狐兔自颤。不怒而威,不但在眼,亦在颧骨、神气取之。
二看敦重与精神。身如万斛之舟,驾于巨浪之中,摇而不动,引之不来。坐卧起居,神清气爽,久坐不昧,愈加精彩。面神、眼神如日月之明,明辉皎洁,自然可爱,如此则不贵亦当富。
   三取清浊。体厚者富贵,清者纵瘦若神清,当以贵推之。浊者有神,谓之厚,厚者多富。浊而无神,谓之软,软者必孤,不孤则夭。
   四看头。凡欲相人,先视其首,一身骨相,具乎面部。头方顶高,贵而尊。额方顶起,辅佐良臣。头圆者,富而寿。额阔者,贵堪夸。顶平者,富寿绵远。头扁者,早岁坎坷。额塌者,少年虚耗。额低者,刑克愚顽。额门杀气重者,早年困苦。如部位倾陷、髮际参差者,照依刑克兼观,不可一例而言,有误相诀。为观察方便,自髮际至地阁,分列一十三部,各部横列百二十部位`。更分二仪,应三才,列五岳四渎、五星六曜,十二宫、四学堂之法。取形之理,无以易此。
   五看五岳三停。额喜方正,不宜低塌偏凹。两颧要中正,不可粗露倾塌。頦喜方圆隆满,不宜尖削歪斜、卷翘兜上。鼻宜方正,上耸印堂。书云:五岳朝拱,贵压朝班,钱财自旺。三停平等,一生衣禄无亏。若尖削歪斜,俱不利也。
   六取五官六府。五官者,眉、眼、耳、鼻、口也。兹分述之:
   眉为保寿官。喜清高疏秀弯长,眉拂天仓,主聪明富贵,是为保寿官成。若粗浓黄淡低压,乃刑伤破败,是为保寿官不成也。
   眼为监察官。黑白分明,神藏不露,黑如漆、白如玉,波长射耳,自然清秀有威,是为监察官成。若火轮、四白,赤脉侵睛,黑白混杂,兼神光太露,昏昧不清,是监察官不成,且愚顽凶败。
   耳为采听官。耳不论大小,止要轮廓分明,喜白过面,轮厚廓坚,红润贴脑,孔大,内有长毫,是为采听官成。或轮飞廓反,或低小软弱,或如箭羽,皆为不好之耳。
   鼻为审辨官。宜丰隆耸直,端正有肉,不歪不偏,不粗不小,如悬胆、盛囊,是为审辨官成。若鹰嘴剑锋,反吟伏吟,三弯三曲,仰孔露灶,山根断,此审辨官不成也。
   口为出纳官。唇红齿白,两唇齐丰,不反不昂,不掀不尖,人中深长,或仰月弯弓,或四字口方,是为出纳官成。若唇短齿露,唇黑唇皱,上唇薄,下唇反,鬓黄粗浊,此出纳官不成也。
   六府者,两辅骨,两颧骨,两颐骨合称六府。上二府自辅角至天仓,含天庭、日月角,亦称天府。宜方圆明净,不露骨,天府成也。或欹削低塌偏尖,天府不成,主初年运蹇。中二府自命门至虎耳(颧骨至耳垂),亦称人府。颧骨宜方正插鬓,齐揖方拱,不粗不露,人府成也。若颧骨粗露,高低、尖圆、绷鼓,为人府不成也,主中年运否。下二府自颐骨(悬壁)至地阁,亦称地府。状如悬壁,不昏不惨,不尖不歪,不粗不大,地府成也。若高低粗露,尖削,耳后见重腮,地府不成。书云:一府就,掌十年富盛;反之,主十年凶败。
   七取腰圆背厚,胸坦腹垂,三甲三壬,体肤细嫩可也。背宜厚阔,最嫌背脊成坑,背薄肩垂,肩耸颈削。腰宜硬圆,宜大宜平,不可细小、轻弱、崎弯,臀宜平厚,不可尖削无屁股。胸宜平满,心窝不陷,骨莫粗露,项下双条。腹宜有囊如葫芦,脐下肉横生。背如三甲,腹如三壬,肩绷肉厚,腿边肉长,必须发达。书云:背负三山如护甲,脐深纳李腹垂箕,如此之相必大贵,不贵之时富可夸。
   八取手足宜细嫩隆厚,纹路鲜明。
   九取声音与心田。闻声知相之根本,观阴骘知相之元神。声音响亮者,终能富贵;言未举而色先变,话未尽而气先绝,俱夭贱之人。
   十观形局。形体身骨,相之根本也。其形谕于外者,有大小之形,阴阳刚柔之义。看形体得分:设人相有十,头相有七:头相有十,眼相有七。或曰:身分十分,面占六分,身占四分。若人面分十分,眼占五分。额占三分,眉、口、鼻、耳共占二分。
   第二、察色
   面部如命,气色如运。气现于外即气色,气充于内即精神,夫骨骼定一世之荣枯,气色主流年之休咎。形体身骨,相之根本也;气色,相之枝叶也。论相所以先究形体身骨,而后气色也。凡看形神,尤当先察气色之往来,辨一时之吉凶。观察气色之变化,既要远观,也须近视。一日之气色,则有一日之吉凶。明主吉,暗主凶,青忧、白哭、黑病、赤灾,惟黄气独主喜庆。吉色昭示吉祥、顺利;凶色则预示灾殃。

  第三、重在根器
   根器者,相之本。相人当全,首重者有六。
   一是头。人的禀赋、气质、贤愚、贵贱都是由骨法来决定的,骨法中最高贵之处在头。相人先相头,头如覆磬,额如龙角,龙骨三台(额、两颧),即使眼睛不贵,也一定能获得高贵。头骨以圆形为好,头扁稍差。头骨偏塌,则不为吉。
   二是眼。眼睛中有真光,就像车中装满了奇珍异宝,闪烁出美妙的光彩。神光收敛而清澈,兆示荣昌。即便别的部位有缺陷,也能得禄位。
   三是眉。眉以富有光彩为高贵,无论是浓是淡,只要富有光彩,浓中有细细的毫毛,淡的由里往外,飘逸秀美,层层起伏,即使三停有欠,也是高贵相。
   四是鼻。鼻是天柱福星,如果从眉梁连鼻柱、准,悬胆、缩囊,都很完美,即使形体不相称,也能高贵。
   五是声。声音以气为根,气发成声,声又随音而出。所以,人的贵贱福寿与声音相关。凡是有贵相之人,都是有声、有音、有韵,所发之声,大而不浑浊,小而能播远,细而不乱,幽低而鸣响,余音富有韵律,不绝如缕,此乃国家栋梁之材。
六是手。脸面是根本,手是枝干。或许有好的面相表现在面上,而手也会得到相应的显露。手掌纹细,秀如织锦,一纹直起,  三纹都透,即使是五官不全,或者在别的地方受到伤害,也不能妨碍其富贵之气。
   脑有异骨生,眉宇间富有光彩,眼睛中有真光,鼻梁高耸,声音内有余音,手掌有锦纹。是为贵相。

   第四、察神
   一、达摩相法云,法相主神有七:
   一曰藏不晦。藏者不露也,晦者无神也。眼神藏而不露,无暗晦之气色。眼神应含蓄,犹如珍珠之光彩,取之不及,弃之不舍。
   二曰安不愚。安者,不动摇也;愚者,不变通也。神气丰足而内心能收敛,眼神澄清,这就叫安宁而不动摇。若眼睛发呆,眼神定滞,就叫愚昧而不变通。
   三曰发不露。发者发扬也,露者轻佻也。即神采射人,而绝非轻佻之相。眼光无神而发扬,就叫狂乱,不能叫远望。目光外露而有神气内固于心,就不能叫轻佻。
   四曰清不枯。清者神逼,枯者清而死。眼睛黑白分明,清澈明亮,目光如电,这就叫清澈逼人。如果眼里神气的光亮退去,睛干目陷,就叫枯而死。
   五曰和不弱。和者可亲,弱者可狎。指眼神和而可亲,礼而不可欺。眼光有所回避,精神存于内心,眼睛不动而自会明亮,这就叫可以亲近,若神气倦怠,就叫怯懦而可欺。
   六曰怒不争。怒者正气也,争者戾气也。一身正气藏于内,而不外争。发怒时,眉目严肃、冷峻,眼色黑白分明,脸色不变之人,有正气。发怒时,神色变化迅速,眼神垢滞、眼珠不转动之人,有乖戾之气,是为邪气。
   七曰刚不孤。刚者可敬,孤者可悲。神情宜刚而不可孤,眼神不媚不强而威严,令人敬重而不远之,就叫刚而不孤。刚强却孤傲,空自孤高,带有悲戾之气。
   二、法神主眼,相眼神有七:
   一曰秀而正。秀者喻其光,正者喻其体;目清秀,眼神正而不斜。或眼势露出,而神态慈祥温和,不能说恶人;反之,眼相慈祥,而面带杀气,不能说是善人。
   二曰细而长。细而不长,尖巧之人,长而不细则恶矣。细而有神谓之秀,细而无神谓之昏。
   三曰定而出。眼神或隐匿或闪光,神定则眼不露,神出则光焰灿烂,代表聪明、显达。若不出则滞,定而无光,必是愚蠢之人。
   四曰出而入。出则顾盼有神,如银光吐焰;入则伏光隐藏,是为出而入。若内无守之精而外露浮光,出而不入则流,乃浪荡子也。
   五曰上下不白。指眼球之上下不白为正,上白多必奸,下白多必刑。但若上下露白,其精如蕴玉,包藏真气,则预示大贵之相。
   六曰久不脱。视久而不脱,为神足也,指精神充足。
   七曰遇变不惊。遇意外变故而眼定不惊,神态刚毅。无犹疑不定,为有德之人。

   第五、从动态中考察
   人之容貌长相,此乃静态;观人当动静结合,尤应从动态中去考察。看他动作、举止,看他做什么?为什么去作?如何去做?看他做什么?可知其人志向、兴趣,对外部世界的认知。看他为什么去作及如何去做,籍以了解其动机、才智、性格及办事能力,也可从办事的方法察看其品德。品德就表现在如何掌控:为了达到目的,采用何种方法,可从中分辨何为邪?何为正?何为机智?何为奸诈?何为追求?何为贪婪?只问目的,不择手段,为中华文化所耻。出奇可以制胜,而成功要靠正道,若“奇”等同“损招”,即便商场如战场,也为商家所忌,诚信者所不为。
   清中有浊,浊中有清。东汉荀悦在《申鉴》中指出:稳如山岳,太持重的人,往往不能通达权宜;处事太严谨刚烈,除恶务尽的人,往往因小的漏失而毁了人材;过分宽大的人,遇事往往不知检点,流于怠惰简慢;而和顺恭慎者,患在缺少决断;做人方方正正,毫不苟且的人,又有拘拘缩缩、施展不开的毛病;辩通有辞者,患在多言;安于现状者,患在保守;好古守经者,患在不变;勇毅果敢者,患在险害。

   第六、观相五法
   古人认为贵人必有奇异之贵相,如尧眉八彩,舜目重瞳,文王四乳;以及舌至准,口容拳,耳垂肩,手过膝等。荀子在《非相篇》中却提出了另外的观点:禹跳汤偏,尧长舜短,周公状如断资,皋陶色如削瓜,伊尹面无须麋。闳夭面无见肤。实际上,都只是听说而已。至少古贤之异相,古人也不全信。
   相家之论“相”,摒弃虚无荒诞之说,重在完满隆厚,清润崇重,平正华秀,藏而不露为佳;忌尖削、干枯、浮躁。夫守位则正,失方则邪,部位无亏,一身平稳。以中和最贵,中正为吉,欹陷为凶,厚重有福,浮躁招灾。汉代王充在《论衡》中说:下工相形,中工相神,上工相声。若拘泥于口耳眉眼,手足背腹之间者,庸相士也。《问难篇》说,问贵在眼,问富在鼻,问禄在天庭,问嗣在人中,问名声在耳。
   择交在眼,眼恶者情必薄,交之有害,然害者无心,不可不详察也。
   问贵在眼,未有眼无神而贵且寿者;
   问富在鼻,鼻为土,土生金,厚而丰隆必富;
   问寿在神,未有神不足而寿且贵者,纵贵亦夭也;
   求全在声,士农工商,声亮必成,不亮无终。

   第七、德在形先
   以貌观人,失之子羽;以话语观人,失之宰予。盖道能生形,而形不能生道,知此道即知此形,形乎,形乎,视听冥冥,斯其至矣。荀子曰:相形不如相心,论心不如论德。内秉圣德,外见神姿,内德,外形之徵也。
   心者,乃相之大者也。许负(汉初女相学家,刘邦封为雌亭侯)谓“七寸之面,不如一寸之心。七寸之面易见,一寸之心难测。积善行者难相,损己益人为乐;怀杀人心者难相,害人安己为乐。斯二端故难相也。”书云:形居德后,德在形先,有心无相,相逐心生,有相无心,相逐心灭。可有德而形恶,不可形善而无德矣。
   《太上隐书》曰:心因境乱,法本心生。静心令人不乱,正心令人不邪,清心令人不浊,净心令人不秽。孟子曰:“养心莫善于寡欲”。行阴骘方便,常克己利人;能知人劳苦,能方圆随时。试察过往人生,未闻相贵而心不正,富贵能长久者矣。有云:
   形骨虽奇安可恃,亦须立义与修身,休言形粗必招祸,但行忠孝福相随。
   作事不须施技巧,吉凶祸福两分明,形不称心犹可恕,心不称形愁煞人。

 
 
联系QQ:1392380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