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
分享到:
加入收藏
有识之士常在周易天地
QQ:139238028
周易天地-易学大家园!

形神统一是生命存在的保证
   观人之法,先取其神,次取其形。形乃人之躯壳,神是人之精髓。形是生命之体,是本;神乃形之主,是生命的功能及作用。无形则神无以附,无神则形不可活。神须形而始安,形随神而始运。形以养血,血以养气,气以养神。形存则神存,形谢则神灭,故形全则气全,气全则神全。形神关系实质上是物质与精神的关系,形神统一是生命存在的保证。
   进而言之,形者,质也;气者,用也。形以安气,气以保形,气所以充乎质,质所以运乎气。质因气而宏,质宏则气宽,气宽则神有余,神有余则器宏,器宏则能容,有容德乃大。神不足则器浅,浅识则卑。心不生血则血枯,血枯则气散,气散则神亡。无形云:“气也无,神也无,空空遗下这皮肤,壳子若值风雨殒,幻躯先已向秋枯。”神形有余,为有福之兆;神形亏欠,乃为祸之基。
   虽有形肉,不如有神气。若外形充盈丰厚,如无神无气,亦是凶兆。陈图南云:有肉而无气犹如蠹木,内已空虚,虽外有皮肤,遭暴风雨鲜有不摧者也。有神气而乏形肉者,如树之有根蒂而无枝叶,非时不茂。如诸葛亮外禀松柏枯槁之姿,内有文理根蒂之实,所待者时也,一日华秀,名满天下。形有余而神不足,虽有余财,君子未免为小人也。
   形能养神,托气而安。得失不足以暴其气,喜怒不足以惊其神,乃重厚有福之人。神完则气宽,神安则气静,气宽可以养物,和可以接物,刚可以制物,清可以表物,正可以理物。是以善人之气,不急不暴,不乱不躁。宽能容物,若大海之汪洋,和能接物,类春风之习习。刚而能制,万态不足动其操;清而能洁,千尘不足污其色。若气不足则神暴而不安,欲安其神,先养其气,故孟子不愿万钟之禄,善养浩然之气也。
   一身精神,具乎两目。若两目灵活、明亮有神、面色润泽、言语清晰、体态正常是为得神。若目无光彩、瞳仁呆滞、面色晦暗、神情萎靡、反映迟钝、语言断续、体态沉重是为失神。得神则神清,失神则神浊。神清则寤多而寐少,神浊则寤少而寐多。能推其寤寐,可以知贵贱也。夫梦之境界,盖神游于心。神清则梦少,神浊则梦多。其所游之界,所见之事,或因感而应,或遇事而至,亦吾身之所有也。故梦中所见之事,乃在吾身之中,非出吾身之外矣。白眼禅师说梦有五境:一曰虚境,二曰实境,三曰过去境,四曰见(现)在境,五曰未来境。神躁则境生,神静则境灭,是境也,由人动静而生。望其形或湛然而清,或明然而静,或凝然而重,其有神发于内而见于表者也。神清而和,明而澈者,富贵之象也;昏而浊,柔而怯者,贫薄之相也。实而静其神和,祥而静其神安,虚而急其神躁。
   神蕴于内而出于目,观其目,能推其神而知其人。相神以“藏”、“清”为贵,忌讳“露”,忌讳“昏”。相气以清而厚为好,以浊和薄为差。相色,无论红、黄、黑、白,喜明朗、怕晦暗。相行止,行属阳、坐属阴,行取动而情稳,坐取静而情动。一动一静,举止威仪,进退之节就可以分辨贵贱了。精充、气足、神旺,健康之标志;精亏、气虚、神衰是体弱、疾病之徵兆。
   神宜光而不宜暗,暗则无寿。神贵内隐,隐然望之有畏服之心。神不欲露,露则神游,露则促年。神不欲惊,惊则损寿;神不欲急,急则多误。神大为神有余,神怠为神不足,气过于神为气有余,气下于神为气不足。凡相,可神有余而形不足,不可形有余而神不足也。神有余者贵,形有余者富。
   “神”犹赖后天之充养,少年时,神气应该英俊;中年时,神气应该旺盛;暮年时,神气应该素洁。如果暮年,气色如花娇艳,恐经不住风、霜、雨、雪。《玉管》云:祥而静者其神安,虚而急者其神惨,实而静者其神和。故于君子,善养其性者无暴其气,气不暴则形安,形安而神不全者未之有也。孟子曰:吾善养浩然之气,是也。若神不得后天精气之充养,更受外界之消磨,表情淡漠,寡言少语,闷闷不乐,至而精神发呆、哭笑无常是为神乱,则入病之象矣。
   神之有余者,眼色清莹,顾盼不斜,眉秀而长,精彩耸动,容貌澄澈,举止汪洋。洒然远视,若秋月之照霜天;窥然近属,似和风之动春葩。临事刚毅,如猛兽之步深山;处众超逸,似丹凤之翔云路。其坐也,若介石不动;其卧也,如栖鸟不摇;其形也,洋洋然如平水之流;昂昂然如孤峰之耸。言不妄发,性不妄躁,喜怒不动其心,荣辱不易其操,万态纷错于前而心恒一。斯皆谓神有余也。神有余者皆为上贵之相,凶灾难入,天禄永保其终矣。
   神不足者,容貌不正,精神疲劳,目滞少光,气色浑浊。不醉似醉,常如病酒;不愁似愁,常如忧慽;不睡似睡,如睡才觉;不笑似笑,忽如惊忻;不哭似哭,忽如惊怖。不嗔似嗔,不喜似喜,不惊似惊,不痴似痴,不畏似畏。行止昏乱,似杂癫痫;神色凄怆,常如有失;恍惚怆惶,常如恐惧;言语瑟缩,似羞隐藏;体貌低摧,如遭凌辱。色初鲜而后暗;语先快而后訥。此皆谓神不足也。神不足者,为人处事不通,作事每不尽善,多遭疾厄,且亦主夭,有官亦主失位矣。
   诗曰:
   大都神气赋于人,气若油兮神似灯;神安却自精之实,油清然后灯方明。
   神居形内不可见,气以养神为命根,气壮血和则神固,血枯气散神光奔。
   英标清秀心神爽,气血调和神不昏,神之清浊为形表,能定贵贱最堪论。
   清而无神谓之寒,奇而无神安有官,古若无神谓之俗,媚若无神乃主辱,
   秀而无神谓之薄,流若无神多削弱,端而无神谓之弱,七者有神与众殊。

 
 
联系QQ:1392380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