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
分享到:
加入收藏
有识之士常在周易天地
QQ:139238028
周易天地-易学大家园!

论情态
   骨骼,相之体也,定一世之荣枯;容貌者,骨之余,常佐骨之不足;情态者,神之余,常佐神之不足。为人看相时,肥瘦、长短、清浊、厚薄等等,不必一一论到,要紧的是一眼望去,先考察其动静作为根本,抓住其人之情态,此人性情就大致清楚了。
   情态是神的流露,是神的外在表现。神蕴于内;情态现于表,观情态可辨神之清浊,进而识人之本性。若气量宏大,形体敦厚,身如万斛之舟,驾于巨浪之中,摇之不动,引之不来,乃“贵重态”。若形体浅窄,神气皆露,与人言时身手随意乱动,语言轻浮、空泛,心无定见,眼光流丽,举止轻佻,不论是走是立,歪歪扭扭,这是“轻浮态”。若容貌秀丽,言谈举止俗不可耐,令人望而生厌。其态“媚俗”。若容貌欠佳而形态端庄、自然,望之则生敬意,其态“端庄”。从未谋面,一见即令人高兴,从未听过他说话,当听他说话时,却似曾听过。其人定有大德,能成就大业之人。如眼睛凸露,神气不温和,从无交道,见则憎恶,从未听过他说话,一听就恼怒。这样之人一定不讲情义,必为奸佞、贪婪之人。
   乍见观人情态,久注观人精神。若细心察看,人之精神可分为两种:一曰自然流露,一曰勉强振作。自然流露,缘所见所感而发,举止自然,出自本性,情感真切。勉强振作,其言行举止,对其本性已做了一番修饰,使人难以窥测其内心世界。乍看起来,二者很难区分,若从动态观察就容易了。俗话说:“精神抖擞”,可见人之精神,抖擞处易见。神完气足,才有自然流露,既或疲惫也能很快振作起来。勉强振作之精神,虽竭力“抖擞”,后续乏力,难以持久,其时必疲惫形于面。所以,从断续处去看,就容易分辨了。人有豪放大胆者,有小心谨慎者,然其精神是否敬业?如何去看呢?小心谨慎的人,从他作不了的事情去看。看他能否抱定决心,全身心投入,毫不气馁,持之以恒。大胆豪放之人,从他做得了的事情去看,他思绪是否举轻若重、慎重周密,无有苟且。只有志向远大、心思细密方为可取。
   人之情态有时态、恒态之分。情贵自然,常随情绪而变化,故呈时态。神贵内隐,为人之本性,故呈恒态。若举止大方,不卑不亢,自是大家风范;若行为猥琐、伪作掩饰,叫跳愈失,实小儿行藏,此皆为时态。情最难久,多情必至寡情,若要察其本性,须久为注视,细加审辨,即察其神,观其恒态。如节省、俭朴,一时容易做到,若从细处入手,观察恒态,方能看到本性。热情、大方,也须在细处,在不同场合,不同对象中审辨。
   《冰鉴》将恒态分为弱态、狂态、疏懒态、周旋态四种,其显示之本性亦各不同。
   飞鸟依人,情致婉转,此弱态也。其性情既柔且和,慈爱对人,而不足之处首在“依”字。依赖性强,缺少自信和独立精神,易受伤害。至于伪为掩饰,别才而深思者,不在此列。
   不衫不履,旁若无人,此狂态也。其特点首在一个“狂”字。狂放不羁,宽容不足,傲慢有余。其或为人耿介,孤芳自赏;或恃才傲物,愤世嫉俗;或眼空无物,目中无人;或志大才疏,妄自尊大;亦或意志消沉,自甘放浪形骸。不论属于何者,皆难以融入社会,往往也难为人所接受,更难为人所理解。
   坐止自如,问答随意,此疏懒态。其特点在“懒”字。当然,懒要有懒的本钱,这种人眼光犀利,思维敏捷,具才华、有能力而得不到施展的平台,工作随意、懒散。若不振作,必遭弃之。
   饰其中机,不苟言笑,察言观色,趋吉避凶,则周旋态也。其特点是个“周”字,知识广泛,善于交际,社会经验丰富,才有“旋”而能“周”的本事。然世人之破绽处,多从周旋处见。不可不慎。
   上述四种人,其“态”皆植根于情,乃情之真实表露,不由矫枉。若能弱而不媚,狂而不哗,疏懒而忠诚,周旋而健举,皆能成器。反之,败类也。若贱人者,虽能语而无神,虽有形而无骨,视其气则不润,察其色则无光,手足失坠,筋节不续,举措懦慑,作事乖违,其精神语笑,礼度接对,一见可知,更不在相也。
   日常生活中留心其情感之变化,观察其时态。如:方与对谈,神忽它往,必心无诚意;或众方称言,此独冷笑,其人深险难近,冷峻寡情,此不足与论情。或言不必当,极口称是,胸无定见,阿谀奉承;或未交此人,故意诋毁,蜚短流长,诬人清白,卑庸可耻,此不足与论事。漫无可否,临事迟回,看风使舵,拾人牙秽;不甚关情,亦为堕泪,妇人之仁,此不足与谈心。这三种人虽不足与论情、论事、谈心,但切不可以此定人终身,寸长尺短,反此以求,可以交天下士。
   七情乃精神之所见,亦可从中窥其性、识其命。
   如其言甚怿而精色不从者,中有违也。即是说言语甚欢而脸色不一,说明内有隐情。
   言有违,而精色信者,辞不敏也。说起话来断断续续,而面色忠诚可信者,此人虽不善辞令,但说话可信。
   言未发而怒色先见者,意愤溢也。言将发而怒气送之者,强所不能也。是说言未发而怒形于色,说明此人怒不可遏。若越说越生气,说明此人是强压怒火。
   神勇者发怒而脸色不变,喜、惧、哀、乐亦复如此,乃具大智慧者。世间贫贱最易改变人的志向,饥寒交迫、岁月蹉跎,雄心易消磨,俗话说,“人穷志短。”若贫贱不丧其志,荣辱不易其色,饥寒不变其态,这样之人才是君子。故程颢曰:“富贵不淫贫贱乐,男儿到此是豪雄。”如喜乐过量,则精髓内枯,必失其神。若哀惧失度,则气魄不守,必失其神。失去精神,形体也会枯槁,即使富贵仗恃,也无以为用。故而,从七情之表露,可知其性,进而识其命,可见七情于人关系之大矣!

 
 
联系QQ:1392380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