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
分享到:
加入收藏
有识之士常在周易天地
QQ:139238028
周易天地-易学大家园!

辨清浊

   《灵枢》经云:人禀天地之气,肖清浊之形,为万物之至灵也。无论清浊,所论者气也。气和而上主轻清,滞伏而下主重浊;气清则神清,气浊则神浊。而浊中有清,清中有浊,神之清浊寓人之贤愚贵贱。神之清浊当察气之清浊,清浊一分知贵贱,贵贱不离清浊中。如何辨别气之清浊呢?
   神清,主人神清气爽,如清澈之水明亮清纯。神清之人聪慧,思维敏捷,记忆力强,聪明才智之士。气清之人温和,声音爽朗之人长寿,风骨秀丽之人有禄,肉色莹洁之人有福,颜色华美之人吉祥。神浊,主人神昏心乱,如混浊之水,思维混乱,处事无方,贫薄之相也。
   神采表现在眼,眼明则神清,眼昏则神浊。眼得到神一定秀美,目光就会清秀、莹澈,富有光彩,会映射出发达之气。眉得到神,须眉翠秀而不凝滞,也都光彩照人。声音得到神,其音一定舒朗,清淳、响亮,传得很远。骨得到神一定精彩华美。肉得到神,一定莹洁、和暖而富有光泽。气若得到神,其颜舒泰、面色清正。色若得到神,一定富有光彩。所以,面上有光彩、须眉翠秀之人,靠的是神。即便带有一身低贱之骨,如眼中有真光,即使再穷,也有无意中的富贵。反之若充斥五浊恶气,眼睛一定露出浑浊之色。气粗、面色凝滞,有声无音,肯定是奸邪、贪婪之人。汉时,东方曼倩相董仲舒说,他气色如青霜,神采如紫电,日后将广有才名。
   神出于目,观其目能推其神、知其人。然难以全面、准确,须离形论之,从细处入手,在动、静中察看,从言行举止中分辨清浊、邪正。若就形论神,所得不过十之一、二,若离形论之,可得十之四、五,不即不离、也即也离,才能得到正确之结论。分辨清浊须注意以下几点:
   一曰清怕寒,浊怕实。
   清怕寒指的是脸色发白而薄,眉毛清而疏散,眼眶细长,似乎有清气。而辨别眼睛清浊的地方应该是在眼睛内是否有神,而不是在眼眶上。若眼清而无神,肉嫩而无气,骨软而无色,为清而寒。浊怕实,指的是骨粗皮也粗,头髮浓而毛硬,眼睛露而昏暗,浮荡之色,叫作浊而实。
   二曰清能显示贵,浊也能显示贵。
   清又贵,指的是外形发白而有神采。古人曰:神清气弱气无形。眼睛如果到了极为秀美,即使没有气,气也能自己产生出来。故神全就能得到气,气全就能得到神。浊又贵,相中原本不是浊,是指形体深厚,体格魁伟,清被神遏止而神又得不到气,然而,贵处正表现在“神全则形全”上。形全则气全,气全则神全。神须形而始安,形随神而始运。此相方知自足,是有进取心之人。
   三、大清叫孤独,大浊叫愚蠢。
   神气元来忌大清。大清曰孤,大浊曰愚;孤而露则贫,浊而暗则贱。太清之人,形清骨清而精寒气冷,孤独之相。眉清目秀者贵,惟防有极清昏秀之嫌。大贵逼人清,恰似孤鹤。太浊之人,骨硬肉粗,精神昏滞,气质刚强,毛髮浓重,这是愚贱而不可取的。
   四、清中有浊,浊中有清。
   身是形,气是本质,究其实质,乃所寓之气的清浊不同。气充盈于天地之间,清气上升,浊气下降,气如同流水,水流经砂石,则更加清澈,水流经淤泥,则更加混浊。砂石、淤泥是水受象成形之地,故而有清中浊,浊中清之分。清中浊,不易辨认。俗云:“莫于清处信人贵,孤夭多因是;莫于浊处笑人愚,富贵每于斯。”
   看到身材魁梧、容貌秀美之人,认为富贵之相。看到清、奇、古、怪之人,便称贫寒、鄙陋、庸俗、污浊、刻薄之辈。此乃只见其形,未鉴其气。若长得又粗又丑,而神气有精,气魄有成,四学(堂)无损,八学(堂)有清,那么,此人虽浊,也算得上浊中之清。凡人一身浊色,五岳偏陷歪斜,止取印堂平,为福德学堂;耳有轮廓,为外学堂;睛清秀为聪明学堂;齿白为内学堂;此四学堂不论貌丑,乃浊中清。甚是聪明,可为卿相。
   诗云:耳正睛清是碧波,齿正洁白气来和,虽是形容多丑陋,胸中高策万人无。。
   人的面部虽然应取红、白二色,却也忌讳神气骄横而无威;人的眼睛虽然应取长正,却也忌讳露光而带有媚色;牙齿虽然应取又齐又白为佳,却也忌讳少亮而无精;眉毛虽然应以高爽为好,却也忌讳粗短和颜色晦暗;口虽然应以阔大鲜红为佳,却也忌讳唇薄而嘴尖。这就是清中之浊。
   《玉管》云,丰厚谨严,如狮坐龟游,虎踞马跃,行坐端而不侧,视则正而不流,乃富贵之兆;浅薄轻躁,寒如瘦鹭,视似羊睛,蛇行雀走,犬暴豹声,贫贱之形。其理浩博,宜精思以详之。
   四、貌之清、奇、古、怪、秀,亦有清浊之分:
   其实,清与寒相近,清而无神谓之寒;秀与薄相近,秀而无神谓之薄。古与俗相近,古而无神谓之俗;奇与鄙陋相近,奇而无神谓之陋;怪与粗相近,怪而无神谓之粗。
   然“清”亦有层次,《玉管》云:神藏于心,而发现于眉目之间,犹未失其本真,其象则以古为上,清次之,藏次之,媚又次之,如流散、混浊是从迷至迷,不足论也。岿然不动、视之有威谓之“古”;湛然莹澈、视之可爱谓之“清”;怡然洒落、视之难舍谓之“媚”;似明不明、似峻不峻谓之“流”;似醉不醉、似困不困谓之“浊”。
   清,精神翘秀曰清,相貌清秀俊朗,气度恢宏,举止端庄,谈吐文雅。清者,肉色发白而身体软弱之人,以为是刻薄之相。知寒薄中有骨薄,殊不知,寒薄中有骨清、肉洁之美;目光有不动却自己明亮之妙;耳有色白如霜、红色贯轮之秀,这是清相,而不是刻薄相。
   奇,古怪异常曰奇,相貌奇异,谈吐举止,气势不凡。奇者,眼睛露出,眉毛浓,形貌伟岸,看起来很污浊,殊不知,能脱俗便是奇。眼露却得到内心之真气,眉虽浓,却于细繁中得到伏彩之秀,这是奇相,而非浊相。
   古,即相貌古朴庄重,气质敦厚,谈吐自然,朴实无华。骨露眉寒之人,似为庸俗之人。殊不知,骨露中自有肉色莹洁、气色温暖之贵;牙虽疏松,却有湿润、板长之固;神色安祥,气息宁静。此乃真正之古相,非庸俗之相。
   秀,清丽美好谓之秀,形貌秀气俊美,举止文雅,风度翩翩,谈吐可人。
   怪,长得不同一般,丑而怪。面色发黑而身粗,像是鄙陋。殊不知,在丑陋之中有眼如巨龙之威,鼻准高隆,唇红而齿白,气魄厚而神光深,此乃怪相,非鄙陋之相。
   所以,清如寒潭秋月,奇如耸壑高松,古似嵯峨盘石,怪似峭壁孤峰。此皆贵人之相也。如果面貌长得奇形怪状,有清奇古怪之态,而无精神与之相配、气血与之相应,则不成贵相,不是变成寒薄之人,就会变成鄙陋之人。怪而粗鄙、古而外露、清而寒怆、奇而庸俗之人,皆非贵相也。凡人之相,必以清奇古怪为贤,恶俗孤薄为败。清奇则名高位显,古怪则贯朽粟陈。恶俗则贫贱之徒,孤薄则刑害之子。

 
 
联系QQ:1392380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