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
分享到:
加入收藏
有识之士常在周易天地
QQ:139238028
周易天地-易学大家园!

言为心声

   人之性,动于心而形于声。言为心声,声是心之余,心是声之根。人有肃杀声、慈悲声、有欢声、有乐声,这些都是情感的真实流露。声随情感而发,是为真声。通过听声音,就能明白其心情。“言语温和,作事襟怀洒脱;语言多泛,为人心事难明。”《医宗金鉴》云:喜心所感,忻散之声;怒心所感,忿厉之声;哀心所感,悲嘶之声;乐心所感,舒缓之声;敬心所感,正肃之声;爱心所感,温和之声。《易经》曰:“将叛者其辞慙,中心疑者其辞枝,吉人之辞寡,躁人之辞多,诬善之人其辞游,失其守者其辞屈。”多言数穷,不如守中。故君子欲訥于言,敏于行。凡人言语无统绪,好揭人短处,自恃己之长处,此人也轻薄无形,众所共恶,摧挫失志,祸从斯起矣!
   性行相外,欲知其性,察之于眼,验之于口。气出于喉,声发为韵,有声无韵俗骨骼,有声有韵贵人胎,发声深藏为福人。故闻声可分贵贱,别贤愚,明吉凶,辨正邪。说话既不粗门大嗓、口无遮拦,也非虚饰伪巧、低声下气。有声、有韵,安祥徐缓,沉着旷远,话语含情,远而不散,近而不壮,低而不止,深而能藏,大不混浊,小而清晰,细而不乱,幽而能鸣,余响清澈。表明其人修养深厚,能获得大家的尊重。
   从现代生理学和物理学的意义上说,声音是同一概念。古人把声与音分开,寓情于声,以辨声音之刚柔。《太清神鉴》中记载,成和子问:声和音如何分辨?麻衣答:声主“张扬”,音主“收敛”;《冰鉴》也认为,声主“张”,寻发处见;音主“敛”, 寻歇处见。就是说,刚张口时发出之声音称为“声”;发声停歇瞬间,在空中回响的余韵称做“音”。“声”在声音发出之处寻到,“音”在发声间隙处即声将闭处找到。故曰:音者,声之余也。
   音与声相去不远,“禽无声,兽无音。”声音尖巧,如禽鸟之鸣,或啯啯啾啾,或嚶嚶婉转。于人则絮絮叨叨,或音柔意媚,柔弱绵软之气有余,阳刚豪迈之气不足,是为有音无声。若声音粗暴,如猛兽逞威于荒山旷野,奔竞咆啸,刚猛劲健有余,婉转之意不足,是为有声无音。有音无声则过于柔弱,血性不足;有声无音过于刚硬,暴躁有余,柔韧不足。二者皆难以以言表意,以情感人。“口阔无溢出,舌尖无窕音。”
   凡人说话,其声散在前后左右;开谈即饱含情感,不违事理,兼含情理,话说完了,终多余响。余音仍在听者脑海回荡,引起对方思想的共鸣。这样的人说话就富有感染力和穿透力,于友有亲和力,于敌具震慑力。这样的人定能成就一番事业。这类人不惟雅人,兼称国士。
   希夷问:常听说声高之人,贫穷早夭,声音低之人,高贵长寿,如何分辨声音的高低呢?麻衣答:相书中论声,虽然分辨于韵,然而,论声一定以高亢、辽远,广博、响亮为好。声音大如洪钟鼓振,小如玉水流鸣,听之悦耳,是君子。声音张而散,乱而浮,轻重不均,嘹亮无节拍,听之令人厌恶,是为小人。
   希夷问:声音不好的人可以改变吗?麻衣答:要改声音须先改心田。修心即修道,修道即修心。以现代观点来看,声音是可以经练习而改进的,歌唱家音色圆润、高亢、宏亮,音域宽阔,既源于天赋,也赖不懈的发声练习。孙中山先生年青时在空旷处练习演讲,也是成功的范例。此处所言之“声”是“心之余”,是性之表,与“神”、“气”相因,故而欲改声音,先改心田。

 
 
联系QQ:1392380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