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
分享到:
加入收藏
有识之士常在周易天地
QQ:139238028
周易天地-易学大家园!

观气色

   凡看人气色,须天色方晓,临起而观之,不得洗面、服药。因五脏初晨,清气朝于面,养息于心,故宜侵晨观之。人之气色有主、客之别,吉、凶之分。主色者,人之本色也,即先天之色。我国人以黄色为主,也因职业、性别、出生地不同,而有差异。客色,因后天因素,如环境、情绪、气候等因素的影响,皮肤所呈现的颜色。如饱食者血色华,饥则色泽减,奔走于风雪中者色青,奔走于暑日中者色赤,用力者、饮酒者面色赤。凶恶气色无时,依人的情绪而变,或触事愤怒而发,或感物忧喜而成,或饮酒、或劳累,皆非本脏之色,一时亟发而成,故吉凶难辨也。其有不利于早晚看者,须凝神静坐良久观之,方验吉凶无失。华佗在《中藏经》中指出:观气色要“存神内想,息气内观,心不妄视,着意精察,方能通神明,探幽微。”观色时,细微佳处,亦为有用,若只从大处着眼,多有闪失。
   气乃丹田之发,若脾、若肾、若膀胱。一宫之发,不久不坚;气足神强,方言发福。气不足,万事无成;气生色,色定荣枯。气来和明,满面壮实,隐隐如珠玉,何愁不发。昏昏在内,得福甚难。气不壮旺,虽色明,不过一载兴废。气已壮,色不开,还须半载困穷。气滞者,一生困苦;青暗者,九载劳碌。神昏者,因气不佳,运筹难许。
   气生皮内,百日方成。气隐于皮内,百日后才发出为色,方验吉凶。故气好莫即言美,气滞勿即言凶。凡气乃血生,气后生色,方定吉凶,是以气血要辨清。及时而谋,谋为顺便;时令已失,蹇滞艰难。黑色宜明,惟仲冬可发。地阁白色要润,秋初只喜两山火色,夏天生与巳午,兼黄明必荣昌。青色只宜东岳,仲春前后可观。
   气现一体,观气,须从整体上看。头、面、髮、四肢、腰、背、腹,若有一处无气,或气不壮,都不会长寿。无须细究各宫。年高之人,若四余得气,福寿也正兴未艾,其部位骨骼之丰盈缺陷都不须论。何谓四余?毛髮乃血之余,指甲乃筋之余,牙齿乃骨之余,面色乃气之余。眼目有神,面部有气,这叫四余得气,是福寿之相。
   广大之气出自丹田,气息深远,音韵宏大,必福寿之人。俏小之气来自肝膈,听来如同猴呼鼠啸,来得快疾,呼应浅显,乃贫夭之人。气色乃神之苗,神若不壮,虽有气色亦不发。虽发,难许长寿。气足、色足、神不足,难言福禄。神、气、色三者俱全,方是佳相。血气、毛髮之明朗晦暗,骨肉、血脉之枯干、润泽,言语应对之有序、无序,行止、坐卧、洒扫、进退等等举止动作,这些都是气魄之显现。
   少年人以精神为富贵,老年人以血气为荣华。少年发达,神气色,三者全,方为有用。凡老相,只宜血壮,头皮颈皮和润,才言兴旺。若皮枯血弱,神气散尽,则主死。老人色嫩,刑妻克子,主辛勤劳苦。人五十外不宜色嫩,二十前后,不宜光浮,“少年光浮,破败飘蓬。”老人不全看气色,只看血气,皮肤明润者生,干枯者死。
   气有深浅、厚薄、清浊之分,有吉祥、凶恶之别。气色当以色之厚、薄、盛、散细辨之。青主忧,若色厚主忧重,色轻主忧微,色散主忧鲜,色盛主忧紧。色白主哭事,若色厚主大丧,色浮主轻丧,色散主外服,色显主丧近。赤气主扰,若色盛主刑狱,色浓主刑死。黑主病,色暗主病重,色散主病瘥。黄色主喜庆,若色盛主大庆,色薄主小喜,色嫩主喜退,色急主喜近也。红黄满面,发财家自安康。正面有黄光,无不遂意;印堂多喜气,谋无不通。神光(指面红黄而有光)满面,富贵称心;鬼色(指青黑而多暗)见形,贫愁度日。而青黑之气为邪,各部均主灾厄。吉色昭示吉祥、顺利;凶色则预示灾殃。明主吉、暗主凶,青忧、白哭、黑病、赤灾,惟黄气独主喜庆。
   色之发,以人之喜怒哀乐所发,酒色所发,身体本末强弱所发。何色发于何宫,即应某事。色发之大小斜正,或在里,或在表,如何之形,事事物物有万端之异。气色光润而神静血通,饮食流畅,喜之也。外邪入侵,皮肤遂显肇病色。气色昏暗而心乱血滞,饮食胀逆,忧之也。气舒则色畅,气恬则色静,气通则光润华明,此气色之善也。气偏则色焦,气滞则色枯,气蔽则憔悴暗黑,此皆气色之凶也。故而,气之入于五脏而为吉凶之兆、喜忧之候。
   诗曰:
   大凡须看气与色,气浮皮外气居皮;为福定随日影去,为灾直须终日聚。
   不拘青黑与红黄,但认发之在何处。若依部位仔细看,定知为善与为恶。
   气色有明与滞之分。滞色乃天下之浊气,脾土不和,五脏不调,故此色滞。土形人不忌,然亦要明润,若暗亦不佳。一滞要九年方开,满面滞色,一生贫困。古人云:神昏气浊,贫穷之汉。又一云,老不宜明,少不宜暗,色滞不妨。
   《观妙经》云:定体之色,其属有五行之异,得正色为五行不相克者,不滞为贵,杂色蔽之即差。然色之正,不可无气现日月角等贵处,温粹可爱为为贵。如枯燥昏暗,不独难发,亦多主心腹之疾,纵发而灾立至。古人有蚕吐丝之说,自颔而开,其吐丝也,通体明快。人之将发,自准头而开,其顿发。如发入处有瑕翳,于职分不免有凶,若无瑕翳,则全吉矣。现色之贵处,印堂、帝座、内府、驿马、龙虎、日月、地角是也。
   红黄乃财禄之气,额中色红黄者大吉,色红润者吉;滞中有明,忧而变喜;明而忽暗,定有凶忧。四季月,年寿宜黄。如邪色:白主服,红主颂及病、破财,若火珠焰发者主火灾;青主惊恐,疾病;黑主大病、死亡;黄主疾病失脱。气色虽显,亦要看神。色正而神脱,色亦空;色邪而神旺,色终莫能为大害也。
   色忌青、忌白。青常见于眼底,白常见于眉端。心事忧劳,青如凝墨,既浓且厚;祸生不测,青如浮烟;酒色疲惫,白如卧羊,不久消散;灾晦催人,白如敷粉,惨如枯骨。青而带紫,金形人遇之而飞扬;白而润泽,土庚(金)相当亦富贵。指青、白两色为晦色,不吉之象。若青而带紫,金形人遇之是顺合,则吉。白而润泽,土生金,亦是顺合,则吉,若白而枯则凶。最不佳者,太白夹日月,即白色绕眼圈,主丧乱。乌鸟集天庭,黑气聚于额头,主参革。桃花散面颊,主刑罚或疾患。赭尾守地阁,地阁现浅赤色,主凶灾。
   气色蕴于神,又有秀、滞之别。秀表示发达吉祥,滞表示多有灾祸。神能留气而气不能留神,气能留色而色不能留气。大命固宜整齐,小运亦当亨泰。光焰不发,珠玉与瓦砾同观,藻绘未扬,明光与布葛齐价。大者主一生祸福,小者亦三月吉凶。
如何分辨?神若得到气色之真源,就叫神秀;气如果得到了神色的真源,就叫气秀;色如果得到了神气的真源,就叫色秀。面上虽有黄气,而印、凖、边、驿之气暗,为明中有滞。有神滞、气滞、色滞、形滞之分。神晦暗没有气色,似醉似睡,似哭似笑者为神滞;气发昏没有神色,言语无力,举止似病者为气滞;色发暗没有神气,似明不明,似暗不暗者为色滞;行事进退不顺,有饥寒切身者为形滞。
   有水、火、木、金、土之滞。如犯滞,就要受十年坎坷困苦。十年之后,开则吉,暗则凶。何为金木水火土之滞?面色发白、干枯而不滋润,叫金滞;面带青色,而又发蓝,暗淡无光,叫木滞;面色发黑,蒙了一层烟雾,叫水滞;面色发红,而焦赤,叫火滞;面色带黄,凝滞如泥,叫土滞。土滞表示多有疾病,金滞表示遭受贫困,木滞显示灾难和困厄,水滞表示多有官非,火滞表示多有破败。凡犯有这五滞之人,做事多不吉利,宜于安守,静待气色转开。
   诗曰:
   形滞之人行步重,神滞之人心不开,气滞之人言必懒,色滞之人面尘埃。
   得意之人有可识,辨取三光及五泽,忽然时下不顺心,其部自然多黯黑。
   大凡微妙不难识,要在心通与眼力;但将此论细推之,长短于中无不得。
   有神、气、色三焰,预示着将有富贵。神焰预示高贵,气焰预示发财,若神、气无焰,独色鲜艳,这是失败之征兆。色以气为根,以神为本,神如五星之明、光芒不动,若看到有神,久视渐退,即便得到小利,也会消失。
   古云:神清者霁月秋波,气滞者浓云薄雾。似醉不醉,似睡不睡,定非发达之形;似暗不暗,似明不明,岂是飞扬之色。貌若烟尘,行藏必滞。白如枯骨,不久人间;暗似混灰,行归泉下。面带悲容,定然寒苦;血不华色,多是贫穷。怒面青蓝,心奸如鬼;喜容红艳,寿短如花。不醉却如醉,非愁却似愁,笑惊痴呆样,荣华半道休。称意之人何所识,看取三光并五泽(三光:两目,山根、两耳珠;五泽:准头、印堂、地阁、两颧)。若还诸事不如心,其位自然皆暗黑。形滞之人行步重,神滞之人心不开,气滞之人言必懒,色滞之人面尘埃。形滞十年,神滞八年,气滞五年,色滞三年。滞气开则运气通。如不开,将一生偃蹇矣。据《明史》载:明代袁珙相陶凯曰:“君五岳朝揖而气色未开,五星分明而光泽未见,宜藏气待时”。陶凯十年后果得升迁。
   若站在面前之人,翩翩如清风,皎皎如秋月,朗朗如珠玉,峻峻如山岳,必是兴旺之人。使我神色飞扬,使我胆壮,使我志向高远,令人抬眼而看,这是豪迈、勇武、壮怀激烈之人。淹淹如鲍鱼,飒飒如秋草,散散如破珠碎玉,是贫寒低贱之人。凛凛如黑风吹云,昏昏如轻烟和雾,肯定是坏事做尽,德行败坏之人。善气对人和蔼可亲,恶气使人惊悸害怕,正气令人肃然起敬,邪气使人突然发昏,奸气使人森然可怕,丧气使人恐怖阴森。
   喜怒哀乐皆由情:忧惧害怕之颜色,大都疲乏而放纵。热躁上火之颜色,大都迷乱而污秽。喜悦欢欣之颜色,大都温润而愉快。生气愤怒之颜色,大都严厉而显明。嫉妒迷惑之颜色,大都冒昧而无常。语言与颜色不符,定是心中有事;一言未发,已怒容满面,定是气愤异常。若夫观之寂然,难取难舍,有道者之色。观之莹然,不杂不乱,得意者之色。如娇如满,自得者之色。视之惨然,阴合阳散,细人之色。视之茫然,如得如失,有忧之色。
   于可欲之利,悻悻然,戾其色而暴其气者,何足论哉。喜怒不形于色,宠辱不惊于身,愤怒而不放肆,得意而不忘形,见恶不现怒色,见善不露喜容,处危难之际而从容自若,听赞誉之声而颜色不改,真君子也。

 
 
联系QQ:1392380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