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
分享到:
加入收藏
有识之士常在周易天地
QQ:139238028
周易天地-易学大家园!

从言语看性格
   据史记,项羽初次见到秦始皇时,大声叹曰:“彼可取而代之。”当刘邦见到秦始皇时,慨而叹曰:“大丈夫当如此。”二人推翻秦王朝的志向相同,一句话所显示的性格,却有很大差异。言为心声,从言语可以看出人的思想活动,从说话的声调高低缓急也能看出性格来,一般说,刚者其辞厉,柔者其辞和。
   百人百性,俗话说:曹操诸葛亮,脾气不一样。人的性格差异很大,归结起来可分为:
   1、性格粗犷之人。谈论起来头头是道,谈论大道理更是宏博高远,气派很足,实则逻辑不清,语无统绪。当谈论具体事物时,则不屑深谈,做事往往粗枝大叶,大事干不了,小事干不来,难免夸夸其谈。
   2、性格刚直之人。说起话来疾言厉色,直来直去,不肯屈从退让,好戴高帽子,服软不服硬,服小不服大,难免固执偏激。
   3、性格浮躁之人。滔滔不绝,侃侃而谈,旁征博引,极善表达。乍一接触,貌似博学,给人一个好的印象。久之就可发现,过来过去老一套,不时加上些流行语、新名词,官话、套话,其实是漫谈陈说,难免华而不实。古人有云:“多言者,必无笃实之心。”
   4、性格狭隘之人。善于诘难对方,抓住一点,不及其余,对人不对事,争强斗胜。更有甚者,专好揭人短处,自恃己之长处,意气用事,为逞一时之快,很少顾及对方反应。此类人也轻薄无形,众所共恶。
   5、性格懦弱之人。性格柔弱,声低而细,语句迟缓,话多重复。喜随大流,即使与自己意见相左,也愿附和。东说东有理,西说西有理,心中未必无见解,只是怕惹人,怕说错,怕难为情。
   6、性格张扬之人。出言疾速,应变力强,好与人争辩。虽云善辩,也难免以偏概全,强词夺理。兴趣广泛,博而不精,杂而不纯。其中不乏心直口快,失于偏激,并无恶意之人。
   7、性格温和之人。言语温和,语速迟缓,宽恕仁慈,讲道理头头是道,解疑难则迟缓而不及。说起话来,废话多,顶用的少;饶弯子的话多,切题的话少。也难免鹦鹉学舌,不懂装懂。
   8、善言之人。言语清晰,机敏善辩,趣言妙语,娓娓道来。说话留有余地,理足则止。注意观察对方反应,避实就虚,不断变换方式,善于找出话题与对方沟通。对对方的观点先捧后驳,抓住弱点,启发诱导,引起对方共鸣。所忌者,藏伪售奸。
   9、性格稳重之人。言语温和,说话不紧不慢,有理有据,敏于观察形势。看不准的事情,不轻易发表意见;看准了的事,把握分寸,不肯尽言。难免模棱两可。
   10、善听之人。听得多,说得少,言语温和,出语迟缓,话语平淡,言简意赅。虽明包众理,不以尚人;聪睿资给,不以先人。话不多,似为对方设计,泻人之所怀,扶人之所能,达己之所思,“采虫声之善音,赞愚人之偶得。”开谈多含情,话终有余响。乃大智之人。
   夫建事立业,莫不须“理”而定。言语的一个重要功能就是讲道理。从对道理的不同追求,也体现出不同性格。《人物志》将理分为四类:一曰道理,究天地自然之变化。二曰事理,规范社会行为。三曰义理,礼仪教化,育人以德。四曰情理,推崇人情,秉性情而行事。
   重道理之人:追求的是以天地间的自然法则为“理”。善于对事物条分缕晰,追根溯源,正黑白、释微妙。凡事都要弄清来龙去脉,说出个子午卯酉,不分出清红皂白,得不到满意答案决不罢休。这类人质性平淡,思维清晰,看待问题冷静客观,但处事刻板、固执,难免小题大做,或舍本逐末。不善于管理自己的生活。这类性格适用于科技人员。
   重事理之人:重事物之要义,也就是说,以“事”之要义为理,权衡利弊。善于在繁杂的事物中抓住主要矛盾,排解纷争。重原则,轻细节;重大局,不重曲直。这类人质性警彻,权谋机变,多为领导层人物。
   重义理之人:凡事讲道德规范,以道德规范为“理”。质性平和,注重自我修养,重礼义,重教化,重名誉,守承诺,不哗众取宠,以礼教辨其得失,严于律己,对道德败坏行为也深恶痛绝,有谦谦君子之风。这类人也容易失于保守、迂腐。
   重情理之人:寓“理”于人之情,情感丰富,乃性情中人。凡行事皆从性情出发,好感情用事,生活在自我的内心世界之中,热爱生活,行为浪漫,情绪变化大,喜欢标新立异,很少顾忌社会规范和伦理道德,更不愿顾及周围的反映。多生活散漫,不修边幅。这类人不易为社会所理解,对其行为多所指责,自己则我行我素,在艺术上往往有较大成就。
   从说话的姿态来看,也表露出不同的性格。与人对语,目光射人胸者正;目光炯炯射人者有威。对人频频偷视,多是小人,不可与交。说话摇头、缩颈、看瞻不一者难与交。与人交谈,喜两手摆弄手势者,言多夸大。交谈时,若对方手部作平面运动,可能心口不一;若作上下运动,说明心口如一。
   语言与声音不同,声音出自丹田,语言出于嘴唇。以唇舌匀停,和缓不露齿为妙。如急焦乱泛者,一世无成也。无人自语,岂堪远大;有话欲谈而谈不足,做事有头无尾。言语柔和而有圭角者,佞也;哓舌者,狭量也;高声者,直也;男有女声者,淫也;女有男声者,凶也;雌雄声(说话高低音夹杂,忽高忽低)者,巧而毒也。谄人者,有所恐也;好评他人善恶者,掩本身之丑恶也;直言者,洁也;言小惠者,名也。
   诗曰:语要匀停气要和,贵人语少小人多,若是泛言唇乱动,不离贫贱病多磨。

 
 
联系QQ:1392380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