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
分享到:
加入收藏
有识之士常在周易天地
QQ:139238028
周易天地-易学大家园!

达摩祖师相法

   达摩,印度禅宗第二十八代传人,公元526年(梁武帝普通七年)渡海来到中国,在嵩山少林寺面壁九年,传授禅宗心法,为我国禅宗初祖。少林僧人习武,相传自达摩开创,以禅武合一,动静相济,藏而不露,注重武德,使少林功夫闻名于世。达摩相法,倡导相心之说。惟达摩传武功及相法之说,未见于史册,或托名而已。
   铁船有风飞黑海,月明万里故人来。尔先以相家常格部位入其门户,而复以此悟神而化之,往来古今,尽在目中矣。时授于铜柱山中紫龙洞。

  1、断顺逆
   所有天地人三界弟子,如能修到灵肉合一,精、气、神三昧融通,法轮常转,就可以真正懂得佛心。佛言:凡所有相皆是虚妄,无复我相、人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,无法相亦无非法相,若见诸相非相,即见如来。眼耳口鼻身相俱好,不如心好。若心取相,即为有相;无心取相即无相;相逐心生,相随心灭。此相家必注重阴骘纹在天仓附近的道理。
   如来有动神、有静神、有出神、有入神、有穷神,五神具足,即见如来。动神者水也,得水形者宜动,其色黑;静神者土也,得土形者宜静,其色黄;出神者木也,得木形者宜修长清硬,其色青;入神者金也,得金形者宜坚小,其色白;穷神者火也,得火形者尖削,其色赤。相生则利,相克则不利。皆先定其形,后定其色之变,而后断其顺逆,无不验者。若得其一形,而有相生之色助之,何往不利。
   我佛如来有肉眼、有天眼、有慧眼、有法眼、有佛眼,五眼具足,即见如来。我相相人独重眼。肉眼者,眼上为子宫,肉满则安舒,而又不失为真肉眼,其子必大贵。天色苍碧,目睛碧如天色者谓之天眼,寿至期颐。慧者,聪也,此乃秀目,必富文章、登台阁。法者,律也,正也,眼正而不斜盼,其心为端,可以寄生死、托妻子,善人君子,富贵、寿者之相也。佛以慈悲为主,慈悲者谓之佛眼,好义施仁,富及子孙。然此睛难识,目睛不露,不流视、不仰视、光照射人,可亲可敬,乃合佛眼耳。

  2、在精神
   天停耸阁早登荣,还待印堂明;边驿开明文事显,父母此中管。天庭耸阔指相貌,印堂发亮指时运,天庭饱满的人,若印堂发亮,定可早登荣录。边城、驿马乃父母宫地,边城开阔、驿马明亮,主父母健康。
   眉清入鬓可图名,俗眼亦无成。问贵在眼,眼无神岂可图名。
   眉角双纹入奸门,妻妾日纷争。奸门竖纹侵眉角,防妻内变作。奸门乃妻妾宫,双纹侵奸门,妻妾内争。若竖纹到眼尾,防妻有外遇。
   印堂开明眉不指,三十功名至。不指两眉不相连也。
   眼秀神安凤与熊,富贵足丰隆。凤目秀,熊目极有神而安。
   目秀有神睛突出,眉骨高相得。眉骨高则能应目睛之突,故亦可登科,但仕途不顺。
   泪堂平满要肉安,急则子伤残。泪堂为男女宫,亦称子孙宫,泪堂肉多缺乏光泽,对子女不利。
   子宫皮皱纹朝上,杀逆终须犯。子孙宫的皱纹如果朝上,会犯凶案。
   山根断折百无成,当限死分明。指山根下陷,百事不顺,凶事不断。
   年寿准头俱要起,过耸妨儿子。年寿准俱起,事业顺利,过耸则受挫折,且妨儿子。
   鼻孔掀薄财出入,到老家难立。鼻孔朝上,鼻肉又薄,家财有出无入,到老家业艰难。
   两颧高起不露骨,发在四十六。颧骨高起而不露骨,四十六交好运。
   颧颐頦口要有情,晚运此中分。颧骨平,但颐頦长得好,且有口德,晚年享平安。
   须清疏硬最有力,五十益名利。胡须清硬有力,五十必名利双收。
   耳当孩运不足评,老幼在精神。时运不论顺逆,重在精神。精神在耳,老幼耳枯必死。
   五官正大百事成,五露亦超群。肉多皮紧寿不永,瘦急死尤准。五官端正,百事顺利。五露益水火二形人,亦是好相,若肉多皮紧,恐寿不永。若过瘦而皮又紧,必然早死。
   骨粗肉重步偏斜,到老不安康。骨骼粗大,肉多,步履偏斜者,老年生活一定不如意。
   气壮昂首眉一字,文人兼武事。气壮,行步昂扬,一字眉,必文武兼备。
   莫于清处信人贵,孤夭多因是;莫于浊处笑人愚,富贵每于斯。面目清秀的人,不一定贵,其中孤寒早死者亦多。而体格粗壮的人,不一定愚鲁,须知富贵者体形多厚重。若要明辨,得看精神。

  3、神气色
   两睛常斗,粟陈贯朽而常生灾。斗者,两睛齐向山根也,其人心险、性急,吝而不好礼,如粟陈腐、钱贯朽烂,因富而生灾。
   双马浮丝意劳形,而多隐益。驿马左右隐隐浮红黄之丝,有奔驰之劳,而亦有小利。
   善人恶眼,妻奴亦可成殃。恶眼形如神目,或突出,或色黄。考其平日作为,若是善人,且鼻准丰隆端正,因妻而致颂,亦无大害。有此相者,戒性暴、绝婢妾以求免殃。
   漆面银牙,技艺多能广誉。漆面银牙之人,多技艺且广受赞誉。
   祸生不测,必先青聚于印堂。若青聚于印堂,须防不测之灾祸。
   位忽超升,定见黄浮于年寿。获得升迁,年寿定见红黄色浮现。
   小顺大逆,只因琐琐形神;身骨清硬,故小顺而后发。小顺而大逆,究其原因,多因琐碎小事,前途必是悠悠艰难。此相身骨清硬,只因年寿山根为琐琐形神所扰,常带滞色,故多不利,滞色一开即晚发矣,即发在晚年。
   痣在领前,以言取祸。痣在颈下,衣领之外。厌在裤内,因贫而得财。
   眉间青白交加,作事成而无败。眉间,印堂也,青白杂现而不定之色谓之交加。
   仓上糠秕堆积,家业散而空。天仓处白点隐隐如糠秕,或不时如寒而起粟,贫败无疑。
   眉清目秀者贵,惟防有极清昏秀之嫌。极清者,眉目自觉有俗气,必主出家无子。昏秀者,如彩塑神像,可观而目不活动,主虚华不寿。
   丰体鹅行者富,须知有肉凌尸行之异。肉凌者,全无骨显棱角也;尸行者,肥而色死白也。当此二者,恐横遭暴卒。
   司空黄内隐黑,财上颂兴。虎耳白中润红,虚骜财逶。司空有黄色隐现为得财吉兆,若黄内隐黑,恐颂兴。虎耳(在耳垂珠前)处白里透红,有财运,骜者,傲慢之意;逶者,路弯曲而长。若傲慢无理,恐财运来而不来。此二节气色最为难辨,以黄白为主,而黑红略现方是。
   行来几度开怀,躁急而难与同乐;别去三顾回首,多疑而莫与同言。几度开囊方住步而解衣,此穷相也,难与同乐。别后频频回顾,多疑而心险,岂可与之言。
   奸门陷而杀纹侵,克妻必主二三;卧蚕厚而光润多,生子必有五六。奸门下陷,青纹深而乱,夫妻感情不好,主克妻。卧蚕为子孙宫,厚而光润,子女必多。
   见人神色数变者、心兼谋,轻信多疑而胆怯。听言已尽未知者、聪病至,非改常则奸险。见人神色数变者,内心必有活动,且轻信多疑而胆怯。人言已尽而犹未知者,若不是耳背,必是故作不知,乃奸险之人。聪病者,耳背之谓。改常者,心想别事。
   准头一点红侵寿,回禄须防;唇上数茎青入口,河伯催促。年寿乃回禄火神,年寿红侵,小心火灾。口为水星,青纹入口,提防溺水。
   准头黄亮透天庭,仓马仍开者名高掇。印堂红润映眉鬓,颐独白者位超迁。准头、天庭黄亮,天仓驿马不黄亮者,仍可得高名。印堂红润,而颧颐独白者,中选而元神,迁而不超。
   神清气爽而色润,喜逢险地愈见其奇。神夺气移而色昏,虽遇好运难逃卒死。险地者,部位不平顺、或年限不顺、或眼恶露、或颧太高之类,地虽险峻,而神清气爽,故能胜之。一时神气足以杀人,部位虽好,难逃厄运而不能挽回者,自作践耳,戒之、慎之。
   破船遇顺风,亦能航海。真玉不出世,空自埋山。骨骼凡俗,而面得正色,如破船遇顺风,亦有所长,然终不永耳。骨骼清健,色滞不开,如玉埋深山,一开则廓庙矣。
   形如僧道者,必孤;如神像者,有女无子。面如桃花者,必夭;如橘皮者,晚得佳儿。
   语对人眼不对人,心凝而止,终非好相色。口就食食不就口,性贪而家必破败。
   眼慈者轻财,财不聚而不缺。睛黄者惜财,财虽多而祸侵。
   妻妾宫黄中隐黑(黄在黑上),妻子得财而病作。妻妾宫白中隐红,妻女死亡而颂兴。
   大贵逼人清,恰似孤鹤无妻子,大富同地厚,常似肥猪不得终。
   脚跟不着地,面皮清薄者,必见败亡。说话头缩,视瞻不一者,终遭刑祸。
   铁面真金,声宏器大,金形得金局。
   行云流水,应得源深,水形得水局。
   木秀骨坚,瘦不轻步,厚重者,方为木形得木局。
   火明气发,红而不燥,色润者,乃真火形得火局。
   厚重者,肉肥红润而色不滞,神静安定而活不枯,生发土形得土局。
   三十前,天庭印角,印独为先。四十前,天仓眉眼,眼尤为最。四十后至五十,鼻准颧高,最怕露骨。五十后至七十,口齿颐颏,必要须清髭硬。
   妇人重德:不媚、不淫、不雄、不躁;幼儿易养:眼大、骨坚、声健、囊黑。
   眼圆颧宽,威逼丹墀,祸遭刑杀,商鞅之相;鼻垂须软,食而畏人,死不葬身,邓通之形。
   面麻忌白,有须者,时黑时黄则大通。面娇忌嫩,有胡者,时黑时黄则大利。白者金也,黑为水色、我生也(金生水),  黄为土色、生我也(土生金)故而大通。面忌娇嫩,时黑时黄者则大利。此二例理同。皆以柔制刚,以老成比轻雅之道。
   心高语大,山根陷窄,到底无成。心□量宽,准头高□,终身财丰。
   眉压眼,颐侵颧,妻夺夫权。左奸黑,右眉高,妾夺妻位。
   步垂头,坐抖足,笑如哭,睡开口,不奸则孤。睛淡黄,眉耸昂,口张开,语不扬,非贫即夭。此为言行举止。
   左颧横纹,忽起一纹,增一纪二纹,增二纪三纹,寿至期颐。右颧青色常凝,一月得一甥,二月得二甥,三月子生,寿至耳顺。
   服以白色浅深知重轻,脸色浮青者,眼立见。病以山根青赤知生死,眼神走脱者,命必亡。穿白色等浅色衣服,脸上有青色浮现,轻重立即就显现出来了。山根青赤者病必重,而生死难定,如眼神失脱,命必亡。
   目光有三脱:无忧者,以浅深分病死。有病者,以动定别存亡。遇事者,以阴阳分善恶。心无忧而目光脱,病体发矣,故以目脱之深浅判定病情。有病而目光脱,以瞳子之定者为将死之兆。遭变故而目光脱,则分目之左右以验其事之吉凶,左眼凶,右眼吉。
   神色有三疑:疑于常,则阴事不没,久疑心必歉。疑于暂,则病每少根,无心之疑,小病立至。疑于身,则死亡立见。百体改常,死之形也。此节言疾病与心理的关系:常有怀疑,则神色亦变,心病不去,久之必真病矣。短暂之怀疑,快来快去。怀疑有病而出于无心,小病即来。若疑至于身,感到身体各部分都不舒服,则神色斯变,病重矣。此节若释为对人对事,亦无不可。
   形为心役者病;事为心役者败神,为心役者亡,有主则虚也。心为形役者贫,心为事役者夭,心为神役者奸,无主则实也。主者,事也,有主,指心为某种事所使役,不能自已,故虚也;无主,指心不为外事所用,内心充实,故实也。心为形役,指心为自己的形体所役使,意即违心地干着不愿干的事,故而贫。而又为不得不干而苦恼,寿必夭。若精神亦为所役,心必乱矣。若心能自主,内心自然充实。

  4、女相
   火星上炎,未婚而寡。水流满溢,垂老而单。额为火星,上炎谓髮际高也,主克夫。谓沟洫平满,必无子。
   日月高悬,临太阴而霜惨。林冢茂实,届中正而龙腾。日月角高起必克夫,应在太阴部位现青白色,应在三十六、八之部。山林冢墓丰满,必有贵夫,应在中正之位。
   印庭火土常明,相夫登第。堂舍水木交错,任意招贤。火土,红黄之色也,印堂现红黄之色,俗称印堂发亮,有助夫运。水木指青黑色,女若现于泪堂、精舍之部,主淫乱。
   耳轮反覆而高提,防夫不一。眉梢斜散而横扫,防家破败。奸门不陷,多子且贤。泪堂肉安,多女而贵。耳轮反复而高耸,防夫心不专一。眉毛末端歪斜散乱,防家破财败落。奸门平满多子。泪堂(卧蚕)安稳多女。
   求子问妾,定须清稳而年寿不隆。为求子娶妾,须清稳之女,骨肉停匀,气血清明必得子,且行止安稳,鼻不过高,子必多矣。年寿高大者,欺夫妨子。
   娶妻问德,只要止默而肤香髮润。娶妻重在问德,止者羞也,默者不多言也,肤香髮润者,德之身也。
   项强胸突,凌夫克子总无终。项强硬、胸突者妒相也。欺夫克子,自己日子也不好过。
   目弱指坚,旺子顺夫而寿永。目弱指眼正而光不外射,指坚即手指尖削少肉。
   阴地不封不树,无子而有私。谓下部无毛,贱相也。
   沉睛荡足,掠鬓支颐,梦惊有私言,必非良妇。声清笑寡,色定步安,喜处无变态,喜怒不改常,此皆贤女。沉睛者眼低垂沉思之状,荡足、掠鬓、支颐皆淫荡之相,梦中惊有私言,必非良好。声音清亮,笑不失态,步履平稳,于失意或得意处不改常态,必贞良贤女。得意时对人张狂,岂是良妇;失意时向人懊恼,终非久远。
   眉目上指印堂,毒皱自遇灾网。颧准高凌年寿,妒凶独守孤孀。眉与眼头向上,直指印堂、司空者,必毒夫,自己也因而遭灾。两颧准头高于年寿者因妒凶而多寡。若有所不安而如常者,有德衍嗣,不贪寡嗜欲,清健者必多子。

  5、生克
   相骨先头次鼻,不粗不露为佳。头骨不论先后左右,有者必善。鼻骨露则破败矣。不粗不露是总论一身之骨也,大抵骨坚肉实,骨肉停匀者佳。
   相骨贵重贱轻,不浮不紧为上。肉要直而顺,肉横必夭,而形浮者多夭,紧者多贱,光润者为贵,大抵肉附骨者正之。
   相行应重,不昂藏者,重而贱贫。强健者安祥,尤贵有起伏之状,更重于龙之行也。行步贵安祥不摇晃,步履虽稳而无起伏之状,如同尸行,贱而贫。
   相坐要安久,强健者安而富贵。坐如山岳,肩要欠,而腰背须直硬,如峰峦之状,必富贵悠久。而肩高过颐(缩颈耸肩),筋骨倦弱者,不永之相也。
   喜时带怒,必是艰辛苦力之人;怒时反笑,定属刻厉坚狠之性。对人频频偷视,莫与交游;无人恳恳自谈,岂堪远大。垂头独坐,心同豺狗;食多零落,身似浮萍。无症常吐而吐不收,先富后贫;有话欲言而言不足,有头无尾。痰出而口常撮聚,必见破产飘蓬;无事而动,每匆忙,终身离宗困顿。红丝系眼,山根筋起者,重刑;丹砂抹唇,满面桃花色者,浪荡。
   相之大略已备,然气色之验于祸福者,难于常识,再与尔微辨之,不可言传,须自识之。
   天道周岁,而有二十四节气,人面一年,亦有二十四变换。以五行配之,无不验者。气色若妙如祥云亲日,温粹可爱,方为贵也。如枯燥暗恶,不独难发,且主脾胃心腹之疾,水灾、颂狱之危。又气色最为难审,须于清晨昧爽、精气不乱之时(天色将曙未明之时)观之易见。若隔晚,酒色过度,易进易退,似明不明。似暗不暗,谓之流散。似醉不醉、似睡不睡,谓之气浊。此以难决耳,慎之!慎之!
   夫气色半月一换,交一气节,于时则变矣。欲辨四时之气者,须别其气五色之所属也。春青、夏红、秋白、冬黑,四季要黄,乃四时之正气也。皮上者谓之色,皮裹者谓之气。气者如椒、如豆、如丝,隐于皮孛之内,细如春蚕之丝。凡察五行之正色,木形人要青,火形人要红,金形人要白,水形人要黑,土形人要黄。木形人色青、要带黑忌白,火形人色红、要带青忌黑,金形人色白、要带黄忌红,水形色暗要带白忌黄,土形人色黄、要带红忌青。此乃五行生克之正气也。推而广之,则有青、黄、白、赤、黑五色也。
   神大为神有余,神怯为神不足;气过于神为气有余,气下于神为气不足。宜以意致,断可验矣。气通五脏则有所见,世人之喜怒哀乐,一至于心,则神色斯变矣!况疾病生死乎?
   青色,木色也,如晴天日将出之状。而有润泽着,为正为吉,若干枯凝结、闪闪不定而白色者,为克木、逆时(白为金,属秋,故克木逆时),居财帛则破财,居父母则父母有疾,居子息则子息有疾。赤色,则木生火,为滞气,亦主破耗,主官颂口舌。黄色属土,木克土,主生财,主春月为禄旺。黑为水,水生木虽好,色淡则吉,色浓亦生灾祸,太重主死疾。
   红色,火色也,如隙中日影之色,而有润泽者,为正为吉。若焦烈燥如火焰,炽而黑气者,主大祸,居疾厄主死,居官禄主囚禁、降官失职。白色为金,火克金,主生财,大旺。黄色为土,火生土,为滞气,财气喜忧参半。青色为木,木生火,火太盛亦主悲,忧喜参半。黑为水色,水克火,逆时,主灾厄,破财。
   白色,金色也,如玉而有润泽,为正为吉。若如粉如雪起栗者,主外孝,黑色为滞气,主破财又主大病。赤为火,火克金,主官颂口舌,家下虚惊,百不如意。青为木,金克木,主生财,喜忧参半。黄色,土生金,谋事有成,百事称心如意。
   黑色,水色也,如漆有润泽者,为正为吉。若如烟煤而暗色者,则主灾。白为金,金生水,主有财禄。黄色,土克水,主灾,主儿女有疾,财帛有破。赤色为火,水克火,火多旺,反克而生财;太赤,亦主官非,不为大害,易散。青为木,水生木,因冬三月木无气,故青为滞气,主破财反为有灾,凡事不如意。冬有青色防春瘟。
   四季月年寿宜黄。如邪色:白主服;红主颂及患病破财,若火珠焰发者,主火灾、主惊恐、疾病;黑主大病,黄者主疾病转好。
   以上气色虽现,尤为有神。色正而神脱,色亦空;色邪而神旺,色终莫能为大灾矣。

  6、动静论
   相之大段略备,尚有小节当知。喜时常怒,必是艰辛苦力之人。怒时反笑,定主刻薄坚狠之性。对人频频偷视,莫与交游。无人忽忽自言,岂堪远大。坐每低头,心同豺蝎。食多零落,身似絮萍。无痰常吐而吐不收,先富后贫。有话欲言而言不足,有头无尾。疾言而口常撮聚,必破产飘蓬。无事而动每匆忙,终离宗困顿。纹丝缠眼,山根青筋起者,重刑。丹珠抹唇,满目桃花浮者,浪荡。

 
 
联系QQ:139238028